新聞聯播媒體

uho優活健康網 〉健康專欄 〉抵抗衰老 重拾年輕 〉認識憂鬱症

》認識憂鬱症
日期:2013.03.07
◎ 作者:心臟科權威王復蘇醫師

精神科醫師表示,根據臨床經驗大多數患者身邊的親朋好友,均可察覺當事人罹患憂鬱症及可能的自殺意圖,利用諮詢關懷的技巧,把當事人從死亡關卡之前挽救回來。遺憾的是,當事人面臨人格及信心崩潰之際,也就是俗話所說萬籟俱灰的時刻,親友均不在身邊,當事人求救的電話亦無人回應,終於導致當事人走上絕路。

憂鬱症的原因很多,包括遺傳的因素、血管性的因素、腦部的退化、腦血管梗塞、季節氣候的影響、親人的離別、工作的喪失等等。

多重的生活壓力有可能引發憂鬱症,然而卻不是每個人在相同壓力狀況下,都會發病。這是因為導致憂鬱發作的生活事件並非單獨的肇因,它必須和個案所處的家庭社會環境、童年經驗、性格特質、壓力處理模式、以及基因體質結構一起來考量。如果這些危險因子愈多,則有愈高的機率在痛苦的生活事件發生時出現憂鬱。因此憂鬱症的發生是生物、心理、以及社會等多重因素交互作用後所造成的結果。

隨著神經科學的發展,目前已有較多實驗的證據提供了憂鬱症患者認知與情緒的神經生物基礎。特別是血清素和正腎上腺素這兩種單胺神經傳導物質不足,與憂鬱症的症狀及發生最有關係。而抗憂鬱藥物包括三環抗鬱劑、單胺氧化酵素抑制劑、選擇性血清素再回收抑制劑如百憂解、樂復得、克憂果等,以及新一代藥物血清素暨正腎上腺素再回收抑制劑如速悅等,均是藉著增加腦內單胺神經傳導物質的水平,來達到治療憂鬱的效果。

至於憂鬱與壓力的關係,有證據顯示長期持續性的壓力會使下視丘-腦垂體-腎上腺的功能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因而分泌大量的壓力性荷爾蒙以幫助人體應付外來的壓力,這些荷爾蒙包括由腎上腺分泌的皮質醇。壓力愈大、承受的時間愈久,則皮質醇分泌的愈多。

當皮質醇分泌過量時,正常人會有一負性迴饋的生理機制抑制下視丘─腦垂體─腎上腺的功能,以達內分泌平衡。然而,憂鬱症患者卻缺乏此一生理機制,因而造成大量皮質醇存在體內。這些過量的皮質醇會和腦部單胺神經元上的受體作用,使得血清素和正腎上腺素等神經物質的功能下降,進而導致憂鬱症狀。

最近幾年臨床醫學研究心跳速率可變性減少(HRV)的現象。代表一方面迷走神經反應減少,另一方面是副交感神經拮抗交感神經過度興奮之下,容易產生心律不整,加速動脈硬化與死亡率。目前醫學研究指出有三種精神狀態與心跳速率減少有關:第一、易怒症,第二、衝動型,第三、恐慌症與憂鬱症。

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之共病關係,有血小板功能異常之因素,憂鬱症之血清素濃度加,影響血小板之功能,由於血小板功能異常,造成明顯的血栓形成。憂鬱症會加速心血管疾病之惡化,其危險因子與抽菸、高膽固膽對心臟的效果,可與減輕憂鬱症相提並論。

憂鬱症導致情緒陷入低潮,讓人失去活力,不想工作,也不想打拼,甚至於覺得人生毫無意義,因而走上自殺的絕路。憂鬱症會受到季節氣候的影響,會受到外受界事物變遷的影響,例如遭遇父母或配偶的過世,面對事業的重挫或公司的破產,這些都導致憂鬱症的爆發。憂鬱症的產生主要原因是覺得人生毫無意義,找不到方向感或著力感,或者覺得未來沒有希望,情況糟到極點,甚而走上自殺的絕路。

會走上自殺的路徑大多已達臨床上所謂「重鬱症」的地步。大體而言,自殺者會經歷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自殺念頭」,第二階段是「自殺計劃」,第三階段是「自殺行動」,大部份當事人在前面二個階段都可以把他們攔阻下來,進行勸說。

當事人一旦出現自殺念頭,例如「活得好辛苦,不如跳樓算了」、「有時候乾脆給車子撞死算了」,「活得沒有意思,想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當事人未必會在他人面前主動提及自殺的想法,但是親友或同事們發現當事者面黃肌瘦、憔悴落淚、長期失眠、藉安眠藥入睡、獨自一個人哭泣,旁觀者便可技巧性詢問,一旦當事人回答有自殺念頭,便需立即關心,進行密集式的心理輔導。

近代西洋史上最有名的畫家梵谷就是深受躁鬱症的折磨與因擾,其實躁鬱症係屬一種較嚴重的精病(Psychosis),而一般所謂單純的憂鬱症係屬一種神經官能症(Neurosis),這兩者的預後大不相同。躁鬱症是會遺傳的,有週期性發作的躁期(Mania)及鬱期(Depression)交替出現,基本上是需長期服用鋰(Lithiun),病情方能控制,而且由躁期轉變進入鬱期時,必須格外小心,這是自殺的高危險時段,躁鬱症基本上是不是斷根,但是可以藉由藥物獲得良好的控制與緩解。

事實上大多數單純性憂鬱症患者在藥物治療與心理治療雙管齊下處置之後,成效相當不錯,最重要的關鍵是當事人願意主動就醫,再加上親朋好友從旁伸出援手關懷與鼓勵。當然憂鬱症還會合併焦慮症、恐慌症、失眠症、強迫性行為或者社交畏懼症等等,類似如此混合式的神經衰弱患者,需要治療的期間也許長達壹貳年以上,臨床藥物的使用與選擇也比較複雜。

經常誦讀經書可以有效地治療憂鬱症,誦讀經書應當在深夜或清晨時,沒有任何干擾的情況下進行,其方式包括默讀、朗誦、吟唱、解說等等,誦讀經書會逐漸累積個人道德修為的磁場,其威力之巨大不可思議,影響之深遠亦不可思議。

打坐是沉澱個人繁雜意念的最好方法,也是保持心靈澄澈的祕方。打坐時不要拘泥於固定盤腳的姿勢,只要很舒適之平坐,雙腿交叉,雙目閉眼,雙手平放,大姆指和食指彎成圓圈,當打坐時,腦中的意念集中在呼吸的節奏,吸氣時由鼻孔吸入,吐氣時由嘴巴徐徐吐出,保持吸氣及呼氣的比例為一比三或一比四,吸氣時腹部鼓出,吐氣時腹部收縮,如此打坐時,舌尖頂上顎讓唾液不斷分泌出來。打坐包括四個階段,靜默、冥想、調息、運氣,此乃起承轉合四大步驟。在誦讀經書之後進行打坐吐納的修練過程,有助於心靈沉澱及療傷止痛。

如果是佛教徒,身陷牢獄之災時,應該誦讀大悲咒;當一個人久經纏訟或歷經艱險之際可誦讀金剛經;當一個人面臨困境,心情起伏不定時,不妨誦讀心經;當自己親人即將往生時,應為他誦讀阿彌陀經;當自己從雲端跌入谷底,意圖東山再起,蓄勢待發,不妨誦讀道德經及易經繫辭傳。

如果是天主教徒或基督徒,遭遇重大驚變或重挫折之際,可以誦讀荒漠甘泉,它會帶來無比的慰藉及鼓勵。

情緒管理必需要做到下列十件事
一、把自己的煩惱交給專業人士去煩惱,然後自己再去承受其他的煩惱。

二、主動去關懷比你更悲慘的人,並儘量去幫助他們。

三、每天把行程排得滿滿的,自然而然就不會東想西想而鑽入牛角尖。

四、建立一個嶄新的動態嗜好,例如:慢跑、游泳、爬山、騎腳踏車、打高爾夫。

五、培養一個嶄新的靜態嗜好,例如:念經、打坐、寫字、畫畫、看書、寫書、水療、溫泉。

六、生活必需規律,早睡早起,睡眠時間長達八小時,保持充沛體力。

七、尋找知己,陪伴自我渡過低潮。

八、請教明師,重新進行心理建設。

九、多跟家人團聚,獲得家庭支持的力量。

十、多多練習吐吶,一天三次,每次二十分鐘。

憂傷的感覺是一種正常的情緒反應,大多數的人對於這種情緒的波動都能在短暫的時日被撫平,但是,有些人在事情過後,不但沒有恢復,反而愈來愈嚴重,更有些人莫名奇妙感到持續性的憂鬱,而且其嚴重程度已經使當事者痛苦不堪,甚至無法過正常生活,罹患憂鬱症的病人對自己喪失信心,認為自己能力差,比不上別人,容易自責,心裡老嘀咕一些灰色的事情,覺得人生乏味,甚至會出現自殺的念頭。有些嚴重憂鬱患者甚致會妄想或幻覺,認為生不如死又不忍心自己死後留下家人繼續受苦,因此設法殺死家人,然後再自行了斷,這些病人都需要服用抗憂鬱劑來治療。

常用抗憂鬱藥物

藥物能夠緩解憂鬱疾症的症狀,其中包括三環、四環類和其他結構相關的抗憂鬱劑,triazolopyridine的衍生物trazodone,monoamine oxidase(MAO)的抑制劑和精神運動性刺激劑(psychomotor stimulants)如 amphetamine 和methylphenidate。最後這一類藥物僅有於治療輕度的憂鬱症,但是,由於它們常被濫用以及其療效有限,目前已很少在這方面使用。最新發展的抗憂鬱劑包括SSRI(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和SNRI(Serotonin Norepinephrine Receptor Inhibitor)在療效和安全性都有進展,並在世界各地吹起Happy pill的風潮。

常用抗憂鬱藥物分為二種:

第一、三環憂鬱劑(TCA)

TCA對心血管系統的副作用是姿態性低血壓,心跳過快,心房心室傳導緩慢,TCA特別有抗心律不整效果,屬於IA型抗心律不整劑。如procainamide,quinidine,IC型抗不整脈劑moricizine,對不整脈無益處,反而增加不整脈之死亡率4.5%。有一項大型臨床研究針對1325例病人,因使用前述IA型IC型心律不整脈劑,反而增加死亡率,迫使研究提早結束,TCA屬IA型抗心律不整脈劑,故對心血管疾病有增加死亡率之危險,建議不適用於心血管疾患者。

第二、選擇性血清素拮抗劑(SSRI)

這一類藥物,不僅對憂鬱症有效,也很少造成心房心室傳導減慢,或姿態性低血壓。有三項研究,分別以fluoxetin、paroxetine與sertraline為選用的SSRI,結果均顯示,對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之共病者,是安全且有效的。但是該研究之缺點仍有,個案數目不上百,又沒有雙肓對照,只待長期且大型的研究,才見分曉。SSRI至少不像TCA對心血管系統造成不良副作用,仍然是安全的藥物。但是對於心臟病、青光眼、攝護腺肥大、甲狀腺機能亢進者要小心服用。一般而言,在開始治療一、二週內患者可能會增加自殺的危險。

未來在治療老人家憂鬱症患者,精神科醫師應進一步認識老人家憂鬱症合併的心、腦血管疾病之可能性,特別是無症狀腦中風(Silent Stroke)就會合併血性憂鬱症,而許多老人家血管性痴呆症其實就是血管性憂鬱症的最終結果。

醫政單位應結合學術單位、民間組織、宗教團體及各級醫療機構成立「全國憂鬱症緊急醫療網」,設置全國各縣市專線電話傳真電話、E-mail信箱、聯網互動對談、輔導信箱、專業心理輔導導師面談機制等等,讓陷入低潮的憂鬱症患者能夠立即地獲得傾吐內心苦悶的管道,而這些管道必須是立即性、全天候、方便且有效溝通的途徑。

針對憂鬱症的患者,專科醫師應當告知當事者的配偶、家屬、親友、同事等,組織成一個綿密的、溫馨的關懷照顧小組,給予長期的、穩定的支持與鼓勵,藉由團體凝聚的照護力量方能獲得治療的成果。

總之每位憂鬱症患者心理深處都有千千結,如何把當事者的心結打開,避免走入牛角尖、愈陷愈深、難以自拔

如何帶領當事者跳出死胡同,擁有嶄新的活動空間,呼吸新鮮空氣,面對嶄新的人生,開展截然不同的命運,這就需要醫學專業素養、耐性、愛心與智慧。

  

本站資訊僅供參考,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

本網站由「uho優活健康網」營運維護,文章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循《醫事法》《醫療法》《藥政條例》《藥事法》《食品衛生管理法》《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