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聯播媒體

uho優活健康網 〉健康專欄 〉抗鬱•讓快樂延續 〉情緒為何低迷

》情緒為何低迷
日期:2008.04.03
◎ 作者:法藍西斯•孟迪爾

美國的心理學家詹姆士.馬西亞(James Marcia)提出發展的提前關閉(developmental foreclosure)概念,描述有些青少年自我定位及承諾的過程,是以採納他人的目標與價值觀為主,缺乏探索過程中所必須的自我追尋與檢驗。這些年輕人會擁護父母或長輩所支持的政治立場、宗教觀點,有時候相當熱情,卻缺乏開放性的探索,或考慮是否有其他的選擇。如果由於某些原因,這種「提前關閉」的認同不再符合當下所需,暫時性的危機可能會出現,直到青少年重新適應,或是重新發現這一部分的自身認同。若是青少年毫無異議接受陪伴他成長的教會所有教誨,在他發現自己發展出來的政治或社會意識型態與其教義並不相符時,便可能被迫去質疑自己對這個教派的忠誠。一段時間的質疑、追尋,以及壓力和面質可能會持續出現,直到認同中某個令人不耐的成分受到調整為止。

這些測試、探索、質問及調適,無可避免地會在心理上造成壓力。青少年遭遇到關係上的失望;寶貴的想法或價值觀幻滅了;「我是誰?」的答案一直在改變,因而帶來挫折感;「我以後會變成怎樣的人?」的答案似乎不像兒童時期那麼清楚,因而產生了焦慮。如此看來,青少年期的焦慮和情緒低落如此普遍,應該不必太過驚訝才對。

路特爵士和同事們研究了英格蘭懷特島上數千個兒童與青少年,想要偵測此群體中發生心理疾病的頻率。他們發現研究訪談的十四到十五歲男孩和女孩中,超過五分之二報告有悲慘或憂鬱的明確感受。路特下了個結論:「悲慘和憂鬱的感覺似乎在青少年期特別普遍,而且明顯比兒童早期及成年期更常發生。」6許多其他的研究也陸續得出類似的結論。

我們對青少年感受到的悲慘(misery)了解多少?我們從類似的研究中得知(以下會討論到),這些青少年中只有一小部分患有嚴重憂鬱症或情緒疾患。更精確地說,青少年們比較容易有情緒低迷(demoralization)的狀況,而不是憂鬱症。

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的精神科醫師傑朗.法蘭克(Jerome Frank)在其心理治療經典之作《信念與療癒》(Persuasion and Healing)中說到:「當發現自己無法達成擺在面前的要求,同時又無法從環境中擺脫時,就會變得情緒低迷。」情緒低迷的人「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無法達成自己或他人的期望,或是無法改變情況或改變自己」。我們還能找到比這更貼切描述青少年兩難處境的論述嗎?一再發現自己處在奇怪的新情境中,而且總是無法滿足父母、同儕及自己的期望,同時覺得無力影響結果,這時青少年要面對的問題可大了。

「為了繼續發揮功能,」法蘭克說:「每個人都必須為這種侵犯到自己的雜亂經驗強套上秩序和規律。為達目標,會從自己的經驗中發展出一套……對自己以及所處世界本質的假設,好用來預測他人的行為以及自身行為的後果。」這一套假設稱之為某人的假設世界(assumptive world)。當有些事情打亂了此人的假設世界,週遭環境就會變得無法預料,而且有點恐怖。這個人可能會覺得焦慮、失去控制、受困、無力,以及有一段時間的悲慘與憂鬱感受──這就是法蘭克所稱的情緒低迷。

在認同發展的過程中,青少年的假設世界會一直被新經驗翻攪和推擠,很可能從此受到懷疑。他們花好幾個禮拜才鼓起勇氣邀請一個看對眼的人外出約會,但是卻被拒絕了(或許我不如自己所想的那麼好看/受歡迎);他們會考試失利(我不如自己所想的那麼聰明);沒辦法加入球隊(沒那麼有運動細胞);或在試音時被刷下來(沒那麼有天份);即使獲得好成績這般正向成就,也可能產生負向認同的疑惑(我一定會被討厭)。青少年往往假設,在身上發生什麼樣的事,就表示自己是個怎樣的人。他們對於失望和挫敗有強烈的反應,因為會疑慮這樣的事情將顯示出他們是怎樣的人,以及未來會是什麼樣子。

讀到這邊,你可能會疑惑為何大多數青少年不需要因情緒低迷的症狀而去接受治療。但如路特的論點,這些挑戰、調適及壓力「不會同時來襲」;也就是說,只有在少數不尋常的情況下,青少年才會同時面對許多危機,因而讓心理上的資源窮於因應。

在研究心理治療有效性的過程中,法蘭克發展出心理情緒低迷的概念。他研究具有情緒低迷症狀的人們,比方那些因嚴重憂鬱與焦慮而尋求專業心理治療的患者,發現心理治療對這些人有效的關鍵因素出乎意料地簡單:病人必須相信他們的治療師是真心關切,並知道如何幫助他們。幸運的是,大部分年輕人在生活中多少都有幾個人達得到這些要求;他們被一群關懷、支持、有經驗的人們包圍著──父母、老師、教練、神職人員,甚至是年齡較長的朋友,名單可以不斷地列下去,這些人能夠幫助他們走過不確定及沮喪的時光。

所有的青少年都走過沮喪時光,並且受苦於不時出現的格格不入感受,以及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小心別把這個成長歷程「醫療化」,正如致力於兒童精神分析的安娜.佛洛伊德(Anna Freud, 1895~1982)所說:「想要在青少年期表現正常的這種想法本身就是不正常。」而我們必須記得,路特和其他人所做的研究中,大部分的年輕人並未有過度憂鬱或「悲慘」的狀況。

(本文擷取自「我的孩子得了憂鬱症」一書,由心靈工坊發行)

  

本站資訊僅供參考,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

本網站由「uho優活健康網」營運維護,文章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並僅遵循《醫事法》《醫療法》《藥政條例》《藥事法》《食品衛生管理法》《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若有違相關法令請聯絡我們,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